全民彩票登录入口 ·(中国)官方入口

今天是:
    • 校友随笔

几件旧事,一点思考 顾 平

发布者:zk发布时间:2015-06-23浏览次数:109

      南艺百年,很多往事值得回忆。回忆是一种怀旧,更应触发我们去思考。有这样几件旧事,特别值得重提,这些事曾是南艺的荣耀,更是南艺人自己书写的历史。

最牛的校长——“海老

      刘海粟因为创办了南艺而成为20世纪中国最知名的艺术教育家!海老,一句称谓,凝练着南艺人对他特别的情感,是送给他的一份敬重,也是对他有资格担当史上最牛校长的认同!

      牛气之一,一位不到20岁的热血青年,竟敢叛逆恩师,创办艺校,并使之光大,成为上海滩最有影响的艺术院校,开中国现代艺术专业教育之先河!

      牛气之二,海老当政,上海美专以特殊的氛围,云集了国内众多艺术名流,投身艺术教育事业;上海美专吸引了无数莘莘学子,致使20世纪后期有影响的艺术人才多数与它有过关联;这里不断制造事端,诸如模特儿事件外出旅游写生、创办刊物等等,这些事端因为广泛的社会效应,使学校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因为海老的牛气,上海美专倍受大教育家、时任教育总长的蔡元培的赞许,并欣然担任校董,题写校训。蔡元培的青睐,迅速提升了学校的影响力,上海美专因此也从一个不知名的私立培训学校,慢慢演变为具有现代形制的新式专业艺术院校。

      牛气之三,海老从校长荣休之后,仍然以灵魂延续着他在南艺的影响。另一方面,兼为艺术家的刘海粟,堪称20世纪最有才情的艺术大师!他中西绘画兼顾,且多作泼彩巨制;他的书法用笔如古藤遒劲,独创一格;他有十上黄山的壮举、他怀百岁富贵的气度……“海老,太多牛劲,真是牛气。南艺人因为有这样的牛校长很自豪!

      客观地看,刘海粟的牛气是不可复制的。这与他特殊的出身、性格禀赋、人生经历等多种因素有关。但海老的牛气不仅成就了他自己,同时也活脱出一个学校来!刘海粟及上海美专的开创之功,可谓创造了一段历史!

最用功的理论家——俞剑华

      俞剑华的惊人之举是对画史画论材料做了以千万字计数的整理,超越常人的想象!俞剑华的过人之处是在整理的同时,再做归类、注释、考辨与解读,这些工作所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又远远大于对材料的整理。而且,它所显示出的价值对学者文献素养、对画史画论的理解以及对创作实践的体悟等要求都是极高的。俞剑华最激动人心的工作是在材料基础上的进一步研究:他所建构的中国画史画论体系,具有极大的理性魅力;他对画史画论重要概念、范畴与命题的阐发,极有深度;他对美术史研究理论的独特思考与运用,当属唯一。

      俞剑华的知名被确定为画史与画论整理,其创作家身份以及对美术史开拓性研究被文献最大化地遮蔽。俞剑华不仅在画史画论材料整理上有奠基之功,他创作与理论双重身份的特殊性恰与学术相表里,实现了中国画知识考古的学术定位,意义不同凡响。俞剑华学术的延伸意义还表现在画论的教育学意义、感觉经验与画史深度解读以及视觉美术史学等方面,这些都构成了俞剑华美术史学最有效的学术资源。

俞剑华成就的获得,全凭他孜孜以求的勤奋精神与执着的品格,那是作为一名真正学者的纯粹。今天已经很难再有这种精神,这样的品格了。因为俞剑华,南艺的美术史研究有了广泛的知名度,这一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我们是否还在续接他的香火?值得深思!

最显价值的发现——“佛教南传之路

      “佛教南传系统由南艺一位后学而提出,他就是南艺研究生刚刚毕业后留校任教的阮荣春。阮荣春师从林树中教授,林先生也是俞剑华的弟子,但他兴趣点更在美术考古领域,尤其是对南京周边地区文物的研究,在学术界相当有影响。阮荣春就读研究生期间,就善于发现问题,其硕士学位论文:关于连云港孔望山造像研究,曾大胆提出假设,推翻了学术界对其年代的定论,引起了不小的学术反响。留校后,他顺着对孔望山研究的结论,继续寻找支撑的材料,且不断获得新的发现。最后,终于提出佛教传入中国的另一条路线——从印度,自尼泊尔进入长江流域,再通过水路传到日本。这一发现被后来不断出土的文物所验证。佛教南传之路的提出,意义非同小可,它不仅改写了历史,同时对于文物断代、石窟寺研究以及中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还原,均具有重大意义。

      阮荣春教授成果的取得,既与他个人的努力及探索精神分不开,但也与南艺宽松的学术气氛以及学校所具有的社会知名度分不开。某种意义上看,学校在造就着每一个成员,同时,师生们的成就也为学校获得了广泛的社会认同。

最有挑战的论断——“中国画穷途末路

     上世纪八十年代,李小山这个名字总与中国画讨论关联着。19857 月,当时还在南艺攻读硕士学位的李小山,在《江苏画刊》上刊登的一篇引起轩然大波的文章:《当代中国画之我见》,后来学术界将这一论断看成是“85思潮的精神主流——反传统的信号弹。论断提出后,震惊了整个中国画坛,于是引发了当时全国范围内的一场关于中国画存亡的大争论。


      我们只要认真读一读这篇文章便会发现,作者的立论是有充足的材料支撑的,论证过程有理有节,体现了写作者的学术素养与思考深度,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然而,因为观点太具挑战性,当时的李小山曾被很多人误解过,一个年纪轻轻的研究生,何以这么大口气,便简单地将问题的提出冲动愤青联系在一起。了解李小山的人都知道,作为批评家的李小山是一位有思想的学者,他不仅连续关注当代中西方艺术创作实情,而且较早就谙熟中国绘画史,且对西方近现代哲学有过专心研读,是个智慧的批评家。

      很多年,李小山的影响似乎多在体制之外。那么,是体制不能容纳这样的偏才,还是他不肖于与之同谋?听说最近几年南艺将他招安了,这是件大好事!艺术学院从来不怕怪才、偏才,就怕都是些没有思想、没有智慧的庸才。

几点思考

      我们需要海老的牛劲,让南艺继续牛气冲天!我们更需要俞剑华那样的勤奋与执着,南艺前行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全体南艺人的孜孜躬行;我们也需要像阮荣春那样的发现睿智,南艺要做到别人没有我有,别人有了我更好;我们很欣赏李小山的斗志,因为百年的南艺需要重新焕发青春,等着再活脱出一个年轻才俊,去为荣耀而战!

      刘海粟的牛气,靠的是气度与才情,如果忽悠没有贬义,那么刘海粟最有几分忽悠劲!搞艺术适当忽悠一下或许是一种策略,但要忽悠出门道来,定位好就能在某一方面获得成功。俞剑华的勤奋与执着是人的一种优良品性,每个人都有,只是程度不同、兴趣点差异而已。我们是否可以将兴趣点回归在自己的专业或工作上?那样我们不也可以在学习或工作上取得成功吗。阮荣春的发现不单考运气,能被发现就一定有其合理的逻辑!发现,凭的是对知识与经验的积累,缘于对问题的敏感、对问题分析的清晰思路。学会发现问题,是工作于研究能力获得的前提,我们需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这种能力。李小山的挑战勇气,来源于他理论的素养,放大看是他思想的使然,读书、思考是唯一的途径。俗话说:读书明智,艺术院校的师生们也应该多读书、多思考,不读书何以明事理?不读书何以建人品?不读书何以去创作、去教学、去研究?

      我虔诚地期待着那么一天,南艺人可以有底气地说:为什么我们不能是南京艺术大学?为什么历史不是我们南艺创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