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彩票登录入口 ·(中国)官方入口

今天是:
    • 校友风采

南艺毕业生参加奇葩说,成最潮说书人

发布者:xyw1发布时间:2016-06-13浏览次数:129

他在端装时代扎着小辫,穿着一身没有褶的传统中式变异袍子,脖子上戴着一块老坑翡翠,侃侃而谈。



他是从南艺走出去的话剧演员,他是从曹云金的听云轩走出去的相声演员,他是从第三季《奇葩说》走出去的 [最潮说书人




他就是2016年红遍网络的李林。




 [ 这是一个拥有独特气节的网红 ] 


现在的网红分三种:有的是纯靠颜值;有的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先红后富;而第三种人,应该就是李林这样的,积淀已久、一炮而红。


李林说:当演员没有一个不想红、不想成角儿的,这事儿毫无疑问。但是他从来没指着一个节目突然蹿红。



打小在北京胡同里长大的李林,每天开门开窗耳边萦绕的都是相声、评书、单弦和京韵大鼓,自从十五岁跟何炳珠学艺以来,他就一直坚定着老师教给他的信念:只要能养活自己,把这一身本事学瓷实了就好。至于火不火、红不红,那是尽人事听天命的事。


所以,李林参加所有电视节目,就一个目的:吃饭。他笑着说:“我得活着嘛!”


李林在来到《奇葩说》之前,一路走来并没有想象之中那般顺利。刚大学毕业那年,他来到北京市曲剧团参加工作。


因为吃不饱,又巧遇高晓攀,就帮他一起创立了嘻哈包袱铺。退出后他又给曹云金的听云轩当了三年的倒二(相声术语:倒二为压轴、最后一个上场的为大轴)。



可是他经常问自己,你能把台底下一千多观众逗得嘎嘎大笑,把椅子上的都能给笑到椅子底下去,怎么一晚上才挣两百块钱呀?既不能养家肥己,还把当时的女朋友给穷跑了,你这手艺怎么就那么不值钱?


不过每当这时候有一点还算不错,李林会给自己吃宽心丸,秉持着他信奉的道教“顺其自然”的法则,他没有放弃,带着好心态继续上路,不断努力着。

[ 知道自己的人多了,但这不能算红了 ]


在上节目之前,李林参加过《超级演说家》,并且进入了四强,直到第三季才来到《奇葩说》。


最初第一季是因为还没想好,第二季因为工作的原因,第三季正赶上他辞职,就来试试了。



李林仅仅花了3天就看完了往期所有的节目,他笑说,自己是破釜沉舟来的。那时候正赶上要过30岁生日,他也把参加节目当成是自己的生日礼物。

真正进了节目,李林坦言有惊喜也有惊吓。惊喜的是跟大家擦出很多火花,李林与陈铭、马薇薇私下里就是很好的朋友,除此以外,“黄执中和胡渐彪让我改变了既有的套路,尤其是在语言方式上”。




惊吓的是,“工作量太大,一个月想两到三个辩题,时间好紧啊”。为了备战,“奇葩”们往往会集中起来进行头脑风暴,开会开到夜里两三点是常有的事情。

面对自己一夜之间红遍网络,李林却谦逊地说:只能说知道我的人更多了。我的微博粉丝从最早一万五千人到现在的十三万多人,但问题是,这就算红了吗?




相声界有一种说法,要不然你就打相,要不然你就打空,要不然尊驾您就相空皆打!


真正的好艺人能够相空皆打、内外通吃,不仅要观众买你的账,同行们也要给予高度认可,那才是真正地红了。而自己要努力的还很多呢!


[ 我是名校生 ] 


 “我是名校生。”这是李林给自己的定位。


全民彩票登录入口是他梦想开始的地方,也是他吃尽苦头的地方。




回想起大学时光,李林侃侃而谈,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当时,他住在洪武北路的分校区,“每天早上你会听到一个人在操场乱叫,那就是我”。那时候清晨去练声的人并不罕见,但是四年里风雨无阻坚持下来的却少之又少,李林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李林看来,在大学里最重要的是自觉。他的专业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说到奖学金,他忍不住用他的幽默调侃:大二以后没有英语课,我才终于能拿到奖学金!
而在不断磨练自己的过程里,郝光、何春梅和张谦老师给他的教导是令他永生难忘的。



他也一直记得大学毕业那年,校长曾和他们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你走出全民彩票登录入口的大门的时候,你代表的是中国文艺界的知识分子力量。尽管现在演员很多,大学毕业的演员也有很多,但每当我说起自己是全民彩票登录入口的毕业生,会非常自豪。




也正因如此,李林从来不给别人做婚礼司仪。从他大学毕业开始说相声那天,就有很多人找他做婚礼司仪,开的价钱已经是非常高了,高到让人很难不动心的程度。但是他坚决不去做,不是说婚礼司仪不好,他是觉得根红苗正的科班生应该有气节,这是底线。




就好像高晓松老师在第一季《奇葩说》中评价梁植那样,名校生是做什么用的?名校生是国之重器。李林认为,他可以把自己变得特别娱乐化,但是得时刻认清什么有所为,什么有所不为。




李林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爷们,但是南京却相当于他的第二故乡,现在的他时不时还能冒出几句南京话来。除了学会专业技能,在南京的日子,李林收获了友情、结识了初恋,更培养了他独立自主待人接物的能力,就连厨艺也是那时候练就的。



李林在南京住过上海路、升州路水西门里、小火瓦巷等地,说起这些地名,他如数家珍。那时候他每天就带一个小手包、一把扇子、一本人物传记、一副墨镜、一条绿玉髓手串,就骑着电动车出门了。先去先锋书店看看书,然后在街上乱逛。有时候还会从学校走到鸡鸣寺,先烧香,再吃上一碗素斋面,好不惬意。

[  这个高大的北京爷们儿,像痴恋女神一样痴恋着传统文化  ]




也许因为不想成为批量生产的零件,李林自成一派,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他的表演引入了东北方言、河南方言、网络语言、夸张的表情以及评书的节奏,自带音效。被誉为“最潮说书人”的李林,自封为保守派里的离经叛道之辈。



他大多数论据均源自中国传统故事,即托物言志,以事讽事。作为传统文化的忠实信徒,他认同“文不远人”的观念:



我们不应该把那些高深的立论和大道理再弄上一个更高深的光环,展示在大家面前。学这些东西难道不是为了学以致用吗?表演学也算是传播学领域里的,学到的东西就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给大众。



我在奇葩来了上讲石秀杀嫂,真的有人为了这个故事去看水浒了,这就是我要做的。很多网友跟我说,如果我的历史老师是李林,那我历史肯定不会学这么差。


传统的东西要想保持生命力,它需要年轻化,它需要不同的演绎。现在评书曲艺越来越少被年轻人接受,咱们就应该要死书活人说,积累大量故事,重新排列组合,掌握新的创作方法,而不是具体的。要接地气,不流俗是原则。



林兆华先生曾经说:形式这种东西对于艺术来说很重要,就算内容再好,没有一个好的形式作为载体,把它传达出来大众照样是不接受的。


而李林和众多奇葩们聚在一起,汇聚多元的价值观,李林也是其中的一种。


[ 我不是知识分子,但我是知道分子 ] 




“尽管我不能像执中那样大开脑洞,也没像渐彪那样逻辑严密,但我就是一抹我的颜色。我就是希望,通过我的演绎能让大家再次认识到生活中的这些俗理。我不是知识分子,但我是‘知道分子’。


很多东西我不一定怎么样,但我知道。而且对我感兴趣的东西还会花时间去研究。大家在生活中都知道的大道理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而这时候是不是该有一个人把这些道理通过一种好玩的方式再传达一遍呢?” 


后   记 


李林对于目前的状态很知足,他能给把前两年积累的东西从《奇葩说》这个舞台展现出来,终于达到天时地利人和。而接下来他要做好的两件事就是:说好话和演好戏,想太多就是给自己平添烦恼。


最后他还非常认真地说:很希望有一天能回到母校表演给学弟学妹们看,只可惜暂时还没收到邀请。小编相信,离那一天应该不远了吧!